郭施亮:退市海潤刷新A股股價歷史最低紀錄,股票價格越低越危險?

時間:2019年06月17日 08:39:16 中財網
  退市海潤刷新A股股價歷史最低紀錄,股票價格越低越危險?

  2018年12月28日,中弘退正式被深交所摘牌,而其退市收盤價為每股0.22元,創出了A股市場史上最低的股票價格。但是,遺憾的是,在中弘退正式退市之際,仍然有大批量的持股股東。截至2018年9月30日,中弘退的股東戶數為274498戶,而中弘退的退市給投資者帶來了沉重的損失。

  時隔半年的時間,A股市場又一家步入退市整理期的上市公司刷新了A股史上最低價格的紀錄。截至今年6月14日收盤,退市海潤收盤報收于0.20元,相應的總市值僅有9.45億。與此同時,縱觀退市海潤的股東戶數情況,同樣也是聚集了大量的股東。截至2019年3月31日,退市海潤的股東戶數為241921戶,實際上經過了今年以來股票價格的大幅下行,已經給退市海潤股東帶來了不少的損失。截至2019年6月14日,今年以來退市海潤股價下跌幅度達到77.01%,累計跌幅非常巨大。

  事實上,對于現階段的A股市場,上市公司股票價格的表現也是呈現出顯著分化的格局。截至6月14日收盤,A股市場共有14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價格高達百元以上。其中,貴州茅臺的股票價格高達每股913元。但是,在另一方面,A股上市公司股票價格低于2元的超低價股,則多達46家。其中,*ST華業眾和退華澤退以及退市海潤的股票價格更是低于1元的價格水平。

  按照A股市場的退市規則,當上市公司的股票收盤價,出現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每股面值的水平,那么就會存在退市的風險。縱觀A股市場絕大多數的上市公司,其面值基本上處于1元的水平。言下之意,當上市公司收盤價持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面值的水平,則終止上市也將會是大概率的事情。

  至于港股市場,因上市公司面值水平不同,且退市規則有所區別,因此對上市公司而言,即使股價持續低于1元價格也未必擔憂退市摘牌的問題。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對于港股市場而言,A股市場的低價股投資邏輯基本上并不有效,而面對港股老千股乃至超低價股,實際上投資者不僅會面臨較大的投資風險,而且還會面臨股票流動性枯竭的問題。但是,從近年來A股市場的發展趨勢來看,似乎有走港股化的趨勢。

  回顧A股市場的低價股尤其是超低價股的上市公司,實際上其基本面與企業質地參差不齊,但多數價格非常低廉的股票,其基本面與盈利能力基本上處于疲軟低迷的狀態,很難找出太多的投資亮點。或許,對于這類上市公司長期處于價格偏低的水平,也并非沒有原因的。

  但是,對于A股市場而言,本身屬于一個以散戶化作為主導的市場,而在普遍散戶看來,價格越低似乎意味著安全性越高,而多年來A股市場發生烏鴉變鳳凰奇跡的上市公司,多離不開低價股的身影。由此一來,對于普遍A股散戶來說,往往更熱衷于低價股的投資,而從中弘退到退市海潤的股東戶數來看,基本上都是處于散戶云集的狀態,而A股市場的低價股炒作邏輯似乎在散戶心目中形成根深蒂固的影響。

  可以預期,隨著A股市場退市率的逐漸提升,未來A股市場退市的情形也會逐漸豐富與完善。但是,在投資索賠效率偏低,且欠缺集體訴訟機制等配套措施的環境下,股市退市率的快速提升,實際上對普通投資者來說,未來將會面臨較大的投資風險。

  事實上,對于面值退市的規則,還是需要區別化看待。例如,對于部分存在強制退市風險,或財務狀況惡劣無法翻身的上市公司,可以延續退市整理期的處理方式,為投資者創造出一個可退出的機會。

  但是,對于非欺詐發行、信披違法等強制退市風險的上市公司,尤其是財務狀況本身并非惡劣的情況,卻因特殊市場環境導致觸及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則需要謹慎采取股票進入退市整理期的做法。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企業質地本身并非惡劣,而股票價格在特殊市場環境下容易遭到錯殺;另一方面則是在退市整理期內,上市公司股票價格容易引發集中拋售的風險,即使是存在價值的上市公司,也會因為進入退市整理期而導致股票價格大打折扣,進一步損害投資者的切身利益。

  由此可見,對于A股市場的低價股,尤其是超低價股,其最大的投資風險,莫過于面值退市風險以及資金恐慌效應下的集中拋售風險。與此同時,對于股票價格長期處于嚴重偏低狀態的上市公司,實際上多數企業的基本面與盈利能力都是處于疲軟低迷的狀態,而在烏鴉變鳳凰概率逐漸下降,股市退市率持續攀升的背景下,低價股潛在的投資風險還是不少。在熊市市場環境下,股票價格越低并非安全的體現,反而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投資風險。

  .價.值.中.國.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2019全年一波中特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