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一面墻,堪比一套房,成本幾百塊,月入超百萬!

時間:2019年06月18日 09:01:58 中財網

  前不久,為了買一件99元的優衣庫T恤,有通宵排隊的,有開店猛沖的,還有直接哄搶的,仿佛不要錢似的。

  一言不合就開打,甚至直接上去扒塑料模特身上的衣服,反正是怎么不文明怎么來。

  然后,優衣庫因此上了熱搜,營銷玩脫了,而這些瘋搶的消費者們也遭到了群嘲,網友們說,“華為掙回來的臉面都被你們丟光了”。

  不過,就搶購這件事來講吧,你還真別光指責中國人,全球都“一個德行”,老美也不例外,不過區別可能是,他們更喜歡搶鞋。

  01
  就在去年12月9日,AIR Jordan(AJ)與邁阿密的一家鞋店SoleFly聯名出了一款球鞋發售,然后現場就瘋了,堪比“搶免費白菜”,場面一度失控,而且還引來了警察維持秩序。


  而日常作為“營銷號”的SoleFly的Twitter,連發了三條來強調“安全”。但是最終還是因為安全因素,這次現場發售被取消掉了。

  AJ的粉絲們就比較失望了。


  一位現場粉絲在“取消發售”的消息下留言,“我翹了班開車四個小時到這里,就是為了有機會買到這雙鞋”。

  僅因為維持秩序而京東警察還算是小事情,自1985年AJ面世以來,一些球鞋的發售場面都是如此混亂,秩序混亂是常事,帶槍沖入商場也不鮮見,甚至很多人因此而喪命。

  AJ的魔力在哪兒呢?

  比如這個AJ X SoleFly聯名款,真粉絲們可能如數家珍:你看綠、橙、白的配色多么大膽有多么和諧,視覺驚艷,細節做得也好,走線工整,鞋舌還有定制標簽,鞋跟印花還有Jumpman吊牌,總之亮點滿滿,我就是要買。

  02
  對于另一群人來說,這些鞋就是暴利款!所謂“鉤子一反傾家蕩產”,搶到的鞋160$(¥1100)一雙。

  如果在AJ的官方旗艦店中,這個價格也就是一個均價,而如果放在“鞋市”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款AJ1 X SoleFly的綠橙白版本,美國零售價US$160(¥1100),但目前某交易平臺最近的成交價已經達到了$1250(人民幣¥8641),價格上漲了近6倍,而這還是跌過價的,發售的當天,價格$2100+。

  而在中國,炒的更厲害一些,國內1299元的零售價,在某APP上其最高售價已經13489元,輕松翻10倍。而在某寶上,價格要更高些,1.9萬的價格還別嫌貴,號已經不全了。


  而那個限量“23雙”的漆皮版,老美的最新成交價已經到了$3601(¥24896),而在中國,其售價已經開始向一線城市房子的單價看齊了。


  這你就能理解了,為什么那么多人拼了命也要去搶鞋,而升值的原因就是因為少,據說這款鞋,漆面版僅23雙,而綠橙白款僅233雙。聯名+限量,這是市場慣用的炒作手段,而這個數量級的限量,絕對是市場炒作熱點。

  中年人炒股,年輕人像炒股一樣“炒鞋”,甚至賣鞋的平臺還以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而編制了三大指數: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


  03
  你看,這跟股市很像了吧,但差別可大了去了,炒股可能有賺有賠,而炒鞋可能是“穩賺不賠”。

  也正因為如此,美國的鞋子交易網站中,出現了很多中國玩家,雖然很多在美國免稅州的轉運地址都被網站封禁了,甚至連注冊都成問題,然而也擋不住大家用各種手段開設賬號的熱情,畢竟利潤太高了。

  AJ官方都不想讓自己的鞋被轉賣,甚至在發售的鞋幫上直接寫了“not for resale”(禁止轉售)的標語,然而這款禁止轉售款,在轉售平臺上賣的也很好,價格堪比限量版。


  為了能買到這雙鞋,炒家們可費了心了。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線下排隊,有“小散戶”就雇了20個人排隊購買AJ新鞋,并由此踏上“炒鞋”之路。

  兩年間,兩年賺了30萬。

  而現在,線下發售的暴力風險太大,買鞋都需要線上“搖號”了。今年3月份除了一款AJ6櫻花粉,30萬人參與了這雙1399元的運動鞋的搖號。


  一般的用戶會收到未中簽的通知。


  但炒家們可不一樣了,為了搶鞋,他們每人手機上基本會安裝少則兩三個、多則數十個購買球鞋的APP。

  線上為機器人程序搶購,不管是IOS還是安卓,都要先越獄,軟件功能是速搶,當然也有幾率問題。

  可同時100個號一起搶。

  線下則是采用人海戰術,去年11月某款鞋發售,有莊家雇了50個人,排了差不多一整天買了21雙鞋。按照當時的發售價1299元、市場價5600元計算,一雙鞋賺了4000多元。當然,還有更厲害的,就是認識店長或者管理人員直接拿貨。

  有一陣子抖音特別流行的一個梗,叫做“男孩子花點錢怎么了”,一個博主曬出了自己一面墻上的AJ,獲得了65萬的點贊。貓哥算了一下如果按均價1500元/雙來計算,視頻所及之處的鞋的總價保守估計就10幾萬元。這還不排除其中有幾雙天價限量款。


  還真是“男孩一面墻,堪比一套房”,不過動不動8、9倍的利潤率可又比炒房暴利多了。

  不信,你可以去stockX看看,這里賣鞋、賣表、也賣包,但顯然運動鞋才是重點,甚至直接被稱為“運動鞋的納斯達克”,在這上面,最貴的鞋單價已經達到24000美元,折合人民幣16.56萬,貧窮限制了很多人的想象力。


  04
  球鞋這么賺,人人都想摻一腳。

  鞋那么少,需求那么多,市場上夠賣嗎?自然是不夠的,需要有人來補貨,于是,福建的一個城市就不得不提,這就是莆田,莆田系的醫院和仿制鞋,都走在了中國前列。

  以前,國際知名品牌曾在莆田設廠,后來工廠搬走了,人卻還在,莆田鞋就以高仿“阿迪”、“耐克”而著名。一般朋友圈中的“招代理”的球鞋微商,直奔上販售的就是莆田鞋,買不到鞋或者嫌貴的AJ粉盯上了莆田,因為這里實在是仿的太像。

  穿過莆田鞋的朋友跟貓哥描述,自己曾拿著專柜鞋和莆田鞋對比了一下,外表上看,沒有什么特別大的差別,做工的精細程度甚至都類似,只是鞋底少了一點花紋,而鞋面上略有差別,正品是多個網面組成,而仿品是一體的布料。

  莆田系的仿品怎么賺錢呢?

  一款正品被炒到五六千元的球鞋,通常莆田會有好幾個檔次的仿品,一般仿貨批發價150元,而品質好點的批發價為280元。

  如果做生意的話,150元這款就夠了,毛利有250塊,而仿制的更好的、價格為280元的球鞋,利潤有100多元。如果你需要的話,他們這邊還能給你提供鞋盒、包裝袋以及過毒4件套、GET鑒定APP防盜扣等配套小玩意。

  這類仿品,很多莆田商戶每天都能賣出超過百雙,月入超過百萬。

  為了保持這樣的“競爭力”,他們也很拼,很多制造商為了將鞋仿得一模一樣,基本上熱門鞋一面市,他們就會去買兩雙,一雙球鞋用來拆,仔細研究鞋底、面料、里布等配件,再四處尋找同樣材料進行1:1的仿造。仿鞋成型后,再和另一雙正品鞋進行反復對比,直到肉眼看不出來才算成功。

  因為假鞋太多,所以鑒定真偽都成了一個商業模式,比較知名的像“毒app”,貓哥在上面買過三雙鞋,前兩雙都沒通過,比例著實有點高。

  這么一看,“炒鞋”還炒出一個多方“共贏”的市場來:
  ● 賣鞋的品牌贏了,知名度得到了鞏固和提升,比如AJ,一直是Nike旗下的品牌,但又比Nike顯得更“高端”;
  ● “二道販子們”贏了,只要能買到鞋,就能炒出一個高價來,靠鞋發家致富不是夢;
  ● 制假的也“贏”了,不僅是形成了一個產業鏈,還能享受著品牌商的溢價,在假鞋的基礎上再加價都不是問題;
  ● 交易平臺也贏了,多高的價格,都能有9%-12%不等的中間費用,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溜了一圈發現,可能只有真買鞋的消費者們輸:真鞋要么買不到,要么太貴,有時候用一個上天的價格,發現買到的還是一雙假鞋。

  這就是愛的代價吧。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大貓財經。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2019全年一波中特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