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利斯將迎國資入主,原大股東為何主動交出控制權?

時間:2019年11月14日 11:17:58 中財網
  近日,隨著一紙公告的披露,山東得利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得利斯”)將從山東諸城“遠嫁”到三千公里之外的新疆烏魯木齊。

  不過,上述公告披露后不到24小時,得利斯就迎來了深交所的關注函。而對于關注函中的七連問,11月12日晚間,得利斯如約交出答卷。

  在回復公告中,得利斯方面稱,公司控股股東諸城同路人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同路人投資”)高比例股權質押問題將解除,而為使新疆中泰(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新疆中泰”)取得公司控制權,同路人投資將轉讓13.63%得利斯股份至無關聯第三方,并在此前放棄6844萬股表決權。

  受國資入股消息影響,11月13日,得利斯延續前三個交易日的強勢,以10.25元的漲停價報收,最新市值為51.45億元。

  1、大股東股權質押比例高
  時間撥回到5天前。

  彼時,得利斯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同路人投資擬將持有的得利斯1.46億股轉讓給新疆中泰,轉讓股份占得利斯總股本的29%。交易價格初步定為以6.21元/股上下浮動10%(5.59元/股-6.83元/股)為基礎,最終交易價格將在正式股份轉讓協議中明確約定。以此計算,此次股權轉讓的交易總價款最高約為9.94億元。

 據記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9月30日,同路人投資持有得利斯2.34億股股份,持股比例為46.66%。因此,本次交易后,同路人投資持股比例降至17.66%,新疆中泰成為得利斯單一大股東。但同路人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仍持有公司38.63%股權,為公司控股股東。

  為了確保新疆中泰獲得得利斯控股權,同路人投資表示,在上述與第三方的股權轉讓前,同路人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將放棄6844萬股得利斯股票表決權,并承諾不謀求得利斯的控制權,由此,新疆中泰的得利斯股份表決權比例將達到33.58%。

  資料顯示,成立于2012年7月的新疆中泰為國有獨資,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100%持股,注冊資本19.44億元,經營范圍為對化工產業、現代物流業、現代服務業、農副產業和畜牧業投資,貨物與技術的進出口業務,資產管理服務等,是目前新疆區屬資產規模最大的國有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貨幣資金余額為106.67億元,負債率為77.45%。

  11月13日,一位食品業內人士據記者表示,新疆國泰成為得利斯第一大股東的實質是國有資本進入民營企業的股權轉讓案例。自去年以來,有超過20家民營上市公司將股權轉讓給國資企業,其背后的共同原因之一是大股東過度質押股權給經營帶來了風險和阻力。

  根據wind數據據記者發現,目前同路人投資所持的2.32億股股份處于質押狀態,質押比例高達99.23%。

  “該股份質押全部系為其2017年1月13日發行的可交換公司債券(存續期限:三年)提供的擔保。同路人投資將于2019年11月15日提前兌付全部本期債券,并支付自2019年1月13日至提前兌付日的應計利息。”在回復函中,得利斯表示,目前兌付該等債券本息的資金已全額劃入相關三方共管賬戶,預計提前兌付完成后7個工作日內完成解除質押及注銷質押專戶等相關手續。在上述股份質押解除后,同路人投資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將不存在質押或其他權。

  此外,得利斯還表示,目前新疆中泰及其聘請的中介機構已開始對公司進行法律、財務、業務盡職調查,如調查完成且未發現影響本次轉讓的重大不利問題,同路人投資與新疆中泰將在盡職調查完成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簽訂正式股份轉讓協議。正式股份轉讓協議將以新疆自治區國資委審批通過作為生效條件。同時,新疆中泰表示,本次股份轉讓不存在實質性障礙。

  2、盈利能力持續下滑
  “從此次交易的雙方來看,股權轉讓方是一手將得利斯帶至巔峰的鄭和平,而‘接盤者’是有著國資背景的新疆中泰,兩者走在一起并非沒有預兆。”上述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由鄭和平創立于1986年的得利斯,主營業務是包括生產、銷售冷卻肉、冷凍肉、低溫肉制品、醬鹵肉制品、發酵肉制品等,是國家級農業產業化經營重點龍頭企業,其于2010年1月成功登陸深交所中小板,成為山東省第100家上市公司。

  據記者了解,自從得利斯上市以來,作為實際控制人的鄭和平通過同路人投資和龐海控股兩家公司,實際控制著得利斯,目前其女鄭思敏則擔任得利斯董事長。

  不過,根據得利斯財報,該公司上市兩年后盈利能力開始下降。數據顯示,從2013年-2017年,其凈利潤同比增長率連續5年為負,2018年雖呈現正增長,但扣非凈利潤仍告虧340.91萬元。

  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朱悅在接據記者采訪時表示,得利斯此番股權轉讓,主要系其控股股東大量股權質押所致,亦有部分因素是因企業業績持續低迷,此次新疆中泰入主得利斯,或能夠高效地為得利斯對接新疆優質的農牧資源,為得利斯在新疆打造新的生產基地提供幫助,同時亦幫助得利斯拓展西北市場。

  上述說法或有跡可循。根據得利斯2019年半年報,其山東省內收入占比達54.6%,東北地區收入占比23.89%,西北地區的收入僅占6.17%,業務布局存在一定的地域性。

  日前,得利斯方面在回復《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曾表示,通過本次交易完成后,雙方將聚集優勢產業資源,加強戰略合作,增強雙方產業核心競爭力和對區域經濟的輻射帶動力。

  顯然,就目前看來,無論是新疆中泰,還是得利斯都對這次交易寄予厚望。那么,隨著新疆中泰的入場,得利斯能否重回輝煌,或許,答案還需交給時間。
□ .馬.云.飛  .國.際.金.融.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2019全年一波中特com